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鸡条】此山有匪 1

傻白甜古风/鸡条全员/西皮不明确/全员宠猪


01.

    四方镇,正如其名。连春日的第一朵花都在招揽四方的行脚人,来自五湖四海的行脚人每日经过,或停留片刻,吃上一块大饼喝上几口茶水便离开,或在此稍稍驻足,品味下这方小镇的山水人情再离去。

    四方镇上有个远近闻名的罗大善人,正是十里酒庄的老板,有一手绝活,酿的酒香飘十里,因而有位打京城来的贵客便给他题字十里酒庄。

    罗老爷有个习惯,每逢家里妻儿女小生辰,便提上两缸好酒,给途经酒庄的行脚人打上一壶,再赠几包下酒的小菜或是小糕点,慰藉一路风尘。

    说到罗家的小糕点,这方圆十几里的厨子面对罗夫人的好手艺都得自愧不如。榛子酥、杏仁糖、太师糕、各色蜜饯都是天下一绝。

    这也得归功于罗家的六位千金小姐。六位小姐虽个个貌美如花,却天性好爽如男儿俊杰,立志要喝天下酒,行万里路,见人间大起大落。甚至一度三小姐想了却红尘,与青灯古佛为伴。多亏罗夫人的绝妙手艺,用这些小糕点留住了一个个多奇志的姑娘们。

    罗老爷和罗夫人行善一生,也没求得一位小公子,甚至连埋在后院的女儿红都一坛不少,静悄悄呆着。不过,前些年岁,罗夫人的肚子却一动弹,又怀上了一胎。

    罗老爷估摸着这胎大抵也是个女娃娃,便早早的差人在院里多卖了一坛女儿红,去布庄买了几匹浅色的布段,又收了三姑六婶不少的小铃铛、玉坠子,就连抓周的物件都一一备妥当了。将那些弓箭、马鞍都给压了箱底一一藏好,把胭脂水粉、金银物配的给拿出来。

    结果,罗夫人左一用力,右一使劲,生出来个男娃娃。

    这可乐坏了罗老爷,于是,每年小少爷罗志祥的生辰便更是大操大办。


    如今,已是小少爷的第八个生辰了。

    榛子酥,又香又酥,可小少爷不开心。

    太师糕,甜丝丝软绵绵的,可小少爷不开心。

    罗志祥瘪着嘴,东一筷子,西一调羹,就是食之无味。

    三姐姐凑过来,捏捏他粉雕玉琢的小脸蛋,“谁惹我们阿祥不高兴啦,三姐帮你去揍他们。”

    罗志祥摇摇头,眼里泪汪汪的,心里委屈。

    ——谁被你们捯饬成这个样子还开心还欢喜呢!

    罗志祥乌黑如缎的头发被姐姐们编上了小辫子,还在发尾上系了个小铃铛。大清早,睡眼朦胧的就被穿上了刘姐姐儿时的藕色小花裙,戴了一对小银镯子,还被摸了点胭脂在脸颊上。罗志祥一撒腿想回归男儿身,就看见拎着竹剑的三姐姐笑着问他,阿祥这是去哪里呢。

    “那既然你也吃不下,我们便先去酒庄,帮阿爹打酒去。”三姐姐眉飞色舞的拎起罗志祥,像极了另一只瑟瑟发抖的兔子。

    “三姐姐我们换件衣服再去吧…”

    “别呀,这多好看,是吧,阿月。”

      站在一旁的小丫鬟别过脸,不去看罗志祥可怜兮兮的表情,说,“可好看了。”

     两个上了年纪的家仆看着三小姐和小少爷的背影,叹了口气。

    “可惜,家里没个像样的画师,不然肯定给小少爷画个画像呀。”

    “改天在小姐面前得提一提这事。”




tbc/居然只出场了我猪/写的时候一直在写朱老爷哈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39)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