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菠萝】失味症(二)

应该是双结局吧。

以及谢谢大家的支持❤


03.


比起百货超市,罗志祥是更偏爱菜市场的。买菜的老太太看着靓得像电影明星似的小伙子来买菜,总爱东家长西家短的给他说媒,罗志祥也乐得开心,嘿嘿嘿笑过之后,认真的说老婆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也很喜欢我。


眼神时不时地瞟向一旁站着的黄渤,有一下没一下的,像是小奶猫挠着你的手心。


黄渤摆弄着手里的几根大葱,抿着嘴暗笑。台湾同胞都那么会撩人嘛,在线等,挺急的。


可是这下雪的天气里,连菜市场也显得萧条。


“这样这么办呀!红雷大哥还指名道姓的要我做猪肘子…”罗志祥拎起那只不甚新鲜的猪蹄,嘴里小声的嘀咕着。


“就他这德性那还猪肘子吃,”黄渤挑了几个西红柿,又和老板纠缠着要几头蒜,艰难的抽出空来回应罗志祥的话,“不让他们一人备一盘菜来已经是给足面子了。”


罗志祥咧着嘴冲他笑,一束光落在他的脸上,瞳孔里漾着冻结着褐藻的河水不曾有的波光。他穿着一件高领的毛线衫,搭着一件呢绒大衣,露出的耳廓被冷风吹得发红。黄渤靠过去,自然地把他的领子立起来,也才堪堪遮住耳垂。


“渤哥,你看这样。”罗志祥嬉笑着把毛线衫的领子翻起来,原本就小的脸被遮住了大半。


“你傻不傻啊!”黄渤看着他,笑着揽过他的肩头,“我车里给你放了条围巾,待会戴着。”


人生在世,顺逆有道。也是他们有福气,才在这年纪,拥有了彼此。


从市场里出来,雪停了。


一侧老式装潢的五金店里传出收音机天气预报的声音,夹着滋滋的电流声,今明两天我市的暴雪情况将有所缓解,预计4日下午,我市将正式进入融雪阶段。请各位市民出行时,注意脚下…




04.



黄渤的确是青岛来的野厨子。


他做菜不和罗志祥一样讲究。


香料该怎么放,盐和糖的比例是多少,是用生抽、老抽还是海天蚝油,拌沙拉的芝麻酱是现调还是用现成的,他都不在意,手边那啥放啥,做菜跟炼丹似的。


孙红雷爱演,捂着胸口,“就是你个居心叵测的道士,想…想谋害本王!”


张艺兴一只手捧着里煎海螺,另一只手去够一边的酱肘子,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黄渤哥,小猪哥还在厨房呢,做啥呢?红雷哥都快把菜吃完了。”结果被红雷斜过来一筷子敲掉了猪蹄子,满脸的愤懑。


“就是呀,小渤。还有什么菜,赶紧端上来,堵堵红雷的嘴。”黄磊低头,自顾自的倒了杯酒,一口闷了,眼睛湿漉漉的。


黄渤啃了一大口猪蹄子,眼底苦涩,“我去看看。”


即使是在冬天,油煎火烤的厨房里的温度还是比外边高了不少。黄渤倚在门口,见着罗志祥不停忙碌的身影,和记忆里的模样慢慢吻合。


那是黄渤第一次带罗志祥回他青岛的老家。


北方人过年有习惯,要手擀面包水饺,猪肉白菜馅的水饺。他在一旁拌着饺子馅,罗志祥自告奋勇的在和面。罗志祥用手背轻轻的揉着眼角,留下一点面粉的印子,可爱的要命。


黄渤看着他,他不知道,低头看着面团。


窗外是万家灯火通明,几个调皮的孩子还未到零点便放起了炮仗,噼里啪啦的把红火的新年送到千家万户的门前。父母在里屋抱着果盘看着年会,几个小辈扒在门口,一脸期待的盯着还没成型的水饺。


而他在这里,一个狭窄的的厨房里,和以后会和他执手共度余生的人,在一起。


像以后的每一分钟,一直在一起。


生活就像擀面一样,在每个看似机械的动作背后,其实都把那一刻空气中的水分以及半悬在心中摇摇欲坠的念想都揉在了一起。


相伴的美好都蕴藏在每一天的平凡里。


黄渤靠过去把罗志祥拦在怀里,嘴角噙着笑。罗志祥看着他,也笑了。


很多年后的晚上,黄渤想起这个相撞在一起的笑容,问他,那时候你笑个啥啊。


罗志祥歪着脑袋说,因为你笑了呀。


黄渤其实很喜欢这样的平凡,波澜不惊的,按着生活的轨迹,和罗志祥一起变老。老得连早饭吃过什么都记不清,可是当触碰到对方的手掌时,顺着那纹路,却能自然的找到自己的归路。


他很喜欢,也很自然认为迎接他们的就是如此的未来。


直到他发现罗志祥慢慢的在失去他的味觉。


那是月色清朗的夜,梦碎的声音也格外清晰。



TBC/就这么爆字数了。

        下次见就是结局了。

        双结局慎!

        啊…写的好腻歪呀!

评论(3)
热度(29)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