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羊猪羊】小幸运(三)

今天我猪生日割肾也要更新!

话说我给大家买个逸真的安利。

啥时候我深夜放毒…新手上个路咋样!

感觉小幸运越写越冷告诉我这是错觉...

03.

说了那么久的张艺兴是怎么认识罗志祥的。


那罗志祥呢。


他养狗,也养猫。


养猫养狗的人都有个习惯。无论到哪,葛优躺一瘫下来,脚边就蜷着只小奶猫,靠着只小花狗。罗志祥就用脚趾挠着它们颈上的绒毛,一来二去,能靠脚趾办到的事情就不愿意动手了。


罗志祥躺在宿舍里的凉席上,头顶上的老式吊扇吱吱嘎嘎的转着,角落里的小电视机里放着口味恶俗的言情片。他就搞不懂,一群大老爷们呆着的宿舍,怎么就放起了言情片呢。


“小猪你不擦下凉席嘛?”一边的男生嗬哧嗬哧的用白毛巾擦着凉席。


罗志祥点点头,但看着那男生如老牛耕田般卖力的动作,一时有点恍惚,觉得在这么擦下去,连上个睡在着的男生的体味都得擦出来了。他仰头看头顶的电扇,恰好一滴汗落在眼里,眼前糊了一片,隐约看见不远处有片白花花的,像毛巾一样的东西。目测下距离,估计伸腿就能够着。


他伸着大长腿,用脚趾去拨弄着不远处的白毛巾,软软的,像是自家小白菜手感。


“哎哟喂!”张艺兴从凉席上跳起来,刚刚洗完的头发还在滴水,原本铺在脑袋上的白毛巾也安安稳稳被罗志祥的脚趾夹着。


“你你你你放心!我是夹娃娃的高手,绝对不会掉的!”罗志祥慌忙的收回大长腿。


——你夹娃娃是TM用脚趾夹的吗!


张艺兴晒了一下午,整个人都有点虚,冲了把凉水澡回来倒头就躺在席子上睡了,结果醒过来就看见这么惊世骇俗的一幕,吓得连奶奶教过的不许说脏话都忘了。


结果艺兴就这么和一个脑子里住了一精神病院的人处着了。


两个人捧着小卖铺里买的五香瓜子,一边嗑一边还唠上了。艺兴嘴甜,一口一个小猪哥,整宿舍的人就看见大热天里,罗志祥的脑袋不断的冒白蒸汽,像是原始版的托马斯小火车。


“艺兴啊,我给你搞个西瓜来吃吃。”


艺兴一脸蒙圈:“这小卖铺里还有西瓜卖!”


罗志祥利索的撸起刘海,扎个小啾啾,“小猪哥给你翻墙去买。我来的时候就侦查好了,喊话墙那里的铁栏杆翻过去,跑到对面,有个大爷在那里卖瓜。”

“那小猪哥你有钱不。”


“我走出去刷的都是脸好嘛。”


艺兴挠挠头,这黑灯瞎火的,人家老大爷哪看得清你的脸呀。


但是艺兴没有说。


两人蹑手蹑脚的跑出去,外边没有风,月光晶莹,近于满月。宿舍楼外的小路尽头的犄角上,一簇簇芒草野草似的疯长,某一棵树上,有蝉扯着嗓子叫的苍凉。有一只哑蝉混在里面,不说话,也不唱歌。


可张艺兴知道那只哑蝉在那里。


就在自己的心里。


“小猪哥你当心点,别硌着。”张艺兴压着嗓子小声地喊,罗志祥的动静有点大,手臂擦着树枝,哗哗的响。


罗志祥着地的时候,张艺兴差点怀疑是只秤砣砸在了地上。


两个人靠着那堵掉粉的墙,捂着嘴大笑。张艺兴注意到,罗志祥的笑声很特别,鹅鹅鹅,像是鸭子叫,从此那只不说话,不唱歌的哑蝉边上又有了只小黑鸭。


之后,罗志祥一口吃掉了西瓜心。


张艺兴看着缺心眼的西瓜,闷声不吭,呆呆的,也像只西瓜。



TBC/我觉得这次的更新是最长的。

        我虽然觉得羊猪羊是无差啦。

        但是我猪只负责撩骚,不负责负责,所以艺兴同学辛苦了!

        艺兴说:我开起窍来自己都怕的!

        下一节会有助攻出现的!你们猜猜是谁。

        以及谢谢大家的支持,大家有什么建议可以评论里和我说的敖。

评论(2)
热度(30)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