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及影】当我们在谈论家庭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一)

假期档国产家庭伦理巨制《当及川遇见丈母娘》

一句话简述:同居两年后,及川突然发现自己从没有见过影山的家人,便趁着夏休期和影山一起回老家。影山家住在偏僻的靠海小镇,他有很多的弟弟妹妹,影山的妈妈也是个非常可爱的女性,可相处的时间越长,及川发现自己越难坦白他和影山的关系。



(一)



电车车窗上突然映现出红花。原来是石蒜,它在铁路的土堤上开花,电车驶过的时候,花摇摇曳曳,显得很近。


及川想起昨天他和岩泉在居酒屋里的谈话。也是心血来潮,及川喝着清酒绘声绘色的给岩泉讲起了他的影山在东京和他的父母过圣诞夜的事。


岩泉用筷子细细的挑出鱼刺,打心眼里看不起他,敷衍的问,那你去过影山的家里没。


及川一脸如临大敌。


影山飞雄和及川已经正式同居了两年。总是缺心眼到影山的程度,也知道了及川喜欢绿茶味的牙膏和薄荷绿的牙刷,甚至于及川妈妈喜欢玫瑰,尽管每次去及川妈妈家都捧着一束玫瑰花,让他怪不好意思的。


及川也发现可爱的要死的后辈没法一个人滴眼药水。那次影山靠在沙发上,举着眼药水,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像振翅欲飞的蝴蝶。他的眼角红红的,深蓝的眼眸软的快渗出水来。及川发誓他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了飞鱼的踪迹,飞快的划过斑斓的海底。他凑过去,用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地撑开影山的眼皮,他能感觉影山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滴眼药水这件事被及川列入了最想和爱人做的事情的第三名。


可是及川对影山的家人一无所知。


夏休期就到了,及川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


当晚他抚着影山光裸的后背,有一下没一下的,像是给小猫顺毛般。影山蜷着身子,身上弥漫着一股性爱过后的慵懒。


他贴着影山,感觉腰上的触感真是好,忍不住又多模了几下。


“小飞雄的家在哪里诶~”


影山转过身,毛绒绒的脑袋擦过他的嘴唇,“不就在这么…”还眨着眼睛,深蓝的眼底爬满了疑惑。


您的好友 及川 彻遭受了一万点的暴击。


及川恨不得把影山按在自己胸前,吻到他说不出话,只能勾着自己的脖子唔唔唔。及川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暗地里狠狠的掐了把大腿肉,提醒自己别忘了正事,“我说的是小飞雄妈妈住的地方,有人去过吗?”


“日向去过。那时候有个比赛,住宿的地方靠着我家。我就回家住,日向也死乞白赖的跟着我,除此之外好像就没有人去过了吧。”影山越说越困,他完全搞不懂,及川这种老男人的精力的哪里来的。


及川咬着牙,心里发球发了一万次在日向的脸上,嘴上还好说好的,“那我们夏休期的时候去你家玩吧。”


影山点头答应了。


及川站在开往影山的训练场的电车上,旁边有几个穿着半筒袜的女高中生,光泽的黑发自然的垂到胸前,苹果肌饱满,散发着青春活力。她们捧着一叠教辅书,遮住微微发红的脸颊,侧着头和同伴们谈论着眼前这个男人。


及川满脑子都是昨晚和影山的对话,没分心和这几个女孩打招呼。


夏天的风燥热,褪去春天时的悠长,一股脑的扑上脸。


及川下车的时候,影山已经站在站台上等他了。


影山穿着一件涂鸦T恤,背着一个斜挎包,他正低着头,看着脚上系的松松垮垮的鞋带。柔顺的刘海紧贴着饱满的额头,垂下一片阴影。


“等的时间长吗?”及川走过去,替他挡住了大半的阳光。


晚走的几个队员看到这幕,纷纷捂脸遁走。


“小飞雄家里有弟弟妹妹吗?”及川领着影山去了一家冰激凌店,给他点了一个双球的薄荷味冰淇淋,自己要了一杯冰红茶。


“有呀,有个弟弟和猛君差不多大。两个妹妹的话都在上初中了。”影山舀了一大勺子的冰淇淋塞在嘴里,大约是觉得太凉了,捂着腮帮子,像一只仓鼠。


“那他们都人际交往都正常吗?要是都像小飞雄一样,我可是很困扰的!”


“你说什么!”



TBC/写的真是烂到家了!

评论(11)
热度(23)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