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及影】当我们在谈论家庭的时候,我们在想什么(二)

女朋友吐槽我说,你的一句话简述就算看句号也有两句。

然后她帮我改了一下,及川去丈母娘家,结果被丈母娘掰直。

我女朋友有病,我没及时带她去看,是我的错。


(二)

影山在列车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等睁开眼,看到及川靠着窗,静静的看着窗外流荡过去的风景,窗玻璃映着他的脸,和窗外的碧树蓝天相掩映。


影山抿着嘴,用手肘轻轻的撞了下及川的腰窝,“你在担心吗?”他没有看及川,而是盯着前座的人露出的半个后脑勺,目光深沉,像是发球的前一刻,盯着对方防守的死角般。


“没有哦~及川前辈的魅力那么大,才不用担心呢~”影山眨巴的眼睛盯着及川看,盯得及川有点发怵,“好啦,我是有点担心,但既然小飞雄都说过会拿爱排球的心分一点点来爱我,那我就不会放弃的。”


及川大学毕业,他翘了毕业演讲溜出来时,门口还没聚集多少人,远远的就看见影山叼着一盒牛奶等在他学校的后门口,手里还捏着刚从便利店里买回来的牛奶面包,指节有些发白,面包也惨不忍睹的变形了。他站在门口看着影山小心翼翼的迈出一步,再收回去,再迈出一步,再收回去,他觉得好笑,轻轻的笑了声。


那时候没有风,也没有车,只有太阳悬在空中,像一块浓稠的蛋黄酱。


影山猛地抬起头来,表情僵硬,最后干脆闭着眼睛,隔着一条马路,大声的喊:


“及川前辈请和我交往吧!”


像他捧着排球,让自己教他发球。仰着脸,鼻尖上还沾着汗滴,及川想。恰好一辆运鲜肉的货车慢悠悠的从两人之间开过,及川有点害怕,他怕影山趁这个空档跑掉。


幸好没有,等货车的尾气都散尽的时候,影山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睁开了眼睛,眼角和鼻尖都微微有点发红,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及川跑过去,甚至来不及跑到人行道上,直接跨过了隔离带,最终停在影山的面前,他问他,那小飞雄有多喜欢我呢?


影山歪着脑袋想了会,我会把对排球的爱分一点点给你。


突然起风了,他听见自己嘴里轻飘飘的传出来一句,那就好。


身边的影山突然出声,把及川从回忆里拉出来。


“现在有这么多了。”他伸手比出一个指甲盖的大小。


“小飞雄真是无情啊~你吃了我做的那么多的咖喱猪肉温泉蛋饭居然还是只有那么一点点!及川前辈很生气呢~”及川假惺惺的挤出了一点眼泪,把脑袋凑在影山的面前,毛茸茸的。


“才不要,还有到站了。”影山起身把行李包给拿下来,甩给了及川一串冷漠的句号。


等下车了,及川看见有个女孩娴静的坐在长椅上,双手放在膝上,身后刚好有一从浓绿的树。她朝着自己的方向,微笑了。及川这才注意到,她穿着淡粉的衬衫,像个中学女生。


影山拎着行李包,快步朝她走去。那个女孩也起身,还伸手抚了下裙角的褶皱。


“静子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影山看着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妹妹静子,转过身去向及川介绍,“这是我妹妹,影山静子,在上国中。”


静子抚了下耳畔的碎发,朝及川微微欠身。不远处有蝉在枝头鸣叫,令人烦躁不已,可是静子却清爽的站在这里,给人感觉遗世而独立,“及川桑。”


“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及川桑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静子把一边夸张的亮粉色包拎起来,和影山说,“茉子在便利店里买些冰饮,我们去找她吧。”


虽然自己和影山站在一起,可是目光完全没有看过自己诶。是不是冷美人都很难搞啊,比如说原来在乌野的洁子小姐。及川在心里给自己画了个夸张的哭脸。


影山不咸不谈的和静子拉家常,及川自觉没有插嘴的空隙,便一个人张望着娴静小镇的风光。在这儿,踮起脚尖,视线就能穿过山头,看见碧蓝的海水,像影山的眼眸的海水。


“哥哥晚饭要吃点什么呢?”


“待会我和你去买——”影山的话还没说话便被一个飞扑过来的身影拦腰斩断,及川伸手扶了下影山的腰,心疼的揉了一把。


“飞雄大哥居然会回来看我们!”茉子拎着塑料袋,手舞足蹈的描述内心的激动,甚至连斜扎着的马尾都在说话,袋子里不断传来碰撞声。静子从她手里接过袋子,把亮粉色的挎包还回去,轻声问及川要喝什么饮料。


“哇,大哥这位是谁哦。长得好帅!你好!我是影山茉子,喜欢粉红色,是弓箭部的成员,也很擅长自由搏击……”在茉子报出自己的三围之前,静子冷静的捂住了她的嘴。


哦…冷美人和擅长自由搏击的女泰山…


及川觉得自己的求得影山家人认可的道路——且长且阻。



TBC/一大堆错别字以及静子嫁我❤

       一遍赶出来的更新谨慎食用!

评论(8)
热度(21)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