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及影】贪吃鬼(二)

谢谢每个坚持看这篇文的大家。

只要还有一个人看的话我都会坚持写下去的。







影山用浅桃红色的围巾遮住大半张脸,一路快跑下来,直到确认月岛他们看不见他了,才缓缓放下脚步,随处坐了下来。他用手拍着脸,无声的说着再见。如果可以的话,他应该要趴在银杏树边上大哭一场。



但贪吃鬼没有眼泪,也不会哭。



他想把肚子里的文字泡都扔出来,来大哭一场。可一路跑来,树上的松鼠还在睡觉,喝醉酒的中级妖怪们还躺在草丛里,手里还紧紧攥着喝空的酒瓶,露神也还躺在小小的神龛里等着花子来……如果他把文字泡都扔出来的话,他们都会被吵醒的,还有月岛和神明大人也会赶来。



影山拍着自己圆滚滚的脸,深蓝的瞳孔里要滴出水来。



一只花猫斜躺在一截颓唐废弃的断墙上,牵牛花开出一片浓青艳紫的缤纷,花猫无所谓的伸了伸懒腰,从墙上跳下来,钻到影山的怀里,蹭蹭他发红的脸。



「是国见呀。」他伸手摸着花猫的脑袋,「你现在还不能变成人形吗?」



「月末的时候不能到八原去玩的,那里会有天火掉下来的。」影山摸着花猫的脑袋,老气横秋的念叨。「日向那个小矮子还没有回来吗?」



「笨蛋影山你又说我坏话!」从前方的树枝丫上俯冲下来一只赤色眼睛的乌鸦,绕着影山飞了一圈后对准他空荡荡的脑子一通乱啄。国见轻巧的从影山怀里跳下来,在一撮灌木边,安静的舔着自己的前爪,看着两个笨蛋在打架。过不了一会两人就会趴在地上呼呼的喘气了。它翻了个身,一只蝴蝶从身边飞过去,它伸出前爪去够。



「呼呼……」日向在这场笨蛋的斗争里占了上风,但也累得躺在了地上呼呼的喘气,「那个家伙在八伬站下了车,之后人类太多了,我就跟丢了。」



影山从怀里捧出一些鲜红的果子放在日向的面前,「果然是笨蛋啊你。」


影山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从北面来的风把他的头发吹的乱乱的,「我觉得很奇怪呢。从神社里走出来时候,我很想很想回去」,他一连用了好几个很想,最后摇着头笑了「但是,当现在知道那个小鬼在八伬的时候,我就只想往前走了。」



而且,每一步,都比之前走的更坚定。



国见盯着影山的身影消失不见,用前爪扑了下啄食啄得正欢的日向,「你用了那两位大人送来的思草了吗?」



日向摇摇头。在那个人类熙来攘往的站台上,他摊开手,任掌心上的那朵白色小花飞走,带着一串影山认为很珍贵的记忆远走。他想起月岛过来说的话「人类不过区区几十年的寿命,当他们遇见更精彩的人和事的时候,往往都会把以前遗忘。」



可日向更愿意相信国见说的话。



「正是因为人类只有区区几十年的寿命,所以他们才比妖怪更珍惜所拥有的一切吧。」



「如果他的确忘了,那就忘了。」



「至少不该欺骗影山的珍惜吧。」





tbc.下章及川终于要出场了!

评论(1)
热度(19)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