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及影】贪吃鬼(三)

这章及川终于出现了…

我先出去浪一圈再回来

依旧谢谢支持我的各位。









大雨过后,森林里还是湿漉漉的,似乎张口就能吞下大团大团的水雾。



影山披着麻女赠他的白衣,或是最近个子有些拔高,白衣之下露出一截细细的脚踝,踩着翠色的新草,无意间也溅起一股碎叶的清香。他苦恼的揉着肚子,只是吃些水汽的话当然不会饱了。他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捧着白衣的下摆,以免让地上的淤泥沾上。原本露出的一点点温润如玉的肌肤变成了明晃晃的一大片。



「我可以吃你吗?」



他的鼻尖几乎抵上那株刚刚吐蕊的花,能够清晰的看见里面一点点颤动的纤长的黄色花蕊。



里面卧睡着的妖怪不悦的翻了个身,放出一只小飞虫在影山的面前晃悠。它瞧着影山的眼珠跟着飞虫一转一转的,觉得好笑,便捂着嘴笑了出来。影山没忍住,张嘴把那一串淡粉色的笑声吃了下去。捂着嘴的妖怪蹬着圆圆的眼睛,看的影山心里一惊,张着嘴把那串笑声吐了出来。



「对不起…」



妖怪甩了甩长袖和服,生气的钻回了花里,连颤动的黄色花蕊也被柔软的花瓣再次包裹住了。影山垂着脑袋,也不知那声微小的道歉对方有没有听见,就被一只温热的手给拽住,向森林的另一头跑去。



「那朵花里有个妖怪呀!」褐色头发的小鬼拽着影山的长袖,气急败坏的冲他喊。



褐发的小鬼跑的有些快,扬起一阵风,呼呼的刮在影山的脸上,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你看得见妖怪吗?」



及川猛地停住脚步,回头看见影山微张着嘴的样子,默默的抿嘴,「你也是妖怪吧…」



及川看着这个长相可爱,年纪也和自己相仿的男孩。像是能剧中的慈童面具一般。眉目秀雅,眼睛和眉毛之间很宽,眉毛像一碗典雅的新月,很像少女。嘴唇也是颇有古典气息的暗红色,下唇饱满丰润,衬着润泽的肤色,像是新雪上鲜花的蓓蕾。尤其是那双嵌在深宽眼眶里要滴水的深蓝色眼珠,此时正疑惑的,一上一下的转动着。



影山看着他,乖巧的点头。



「果然吧…」及川松开了握紧影山袖子的手,低垂着脑袋,声音有些沙哑。



「你居然能看到妖怪!」影山有些激动的跳起来,「那你知道树上的妖怪长什么样子吗?」



及川一脸困惑的看着他,「是一只很小很小的妖怪。只有一只眼睛,还带着斗笠,哦…他手里还拿着一壶酒。」


那只妖怪隐在树丛里,感觉到及川的目光,才半睁开眼睛,等他迷迷糊糊的看清躲在人类小鬼身后的妖怪时,连酒壶都顾不上的逃跑了,化作一缕深黑的烟,钻进了森林的深处。



影山手脚利索地爬上树,把树上的酒壶捡起来,「这是他去八原祭典上装的酒吧…」他小心翼翼的掀开藤制的壶塞,凑近酒壶嗅了一下,浓郁的酒香就飘散开来。他把酒壶挂在自己的脖子上,轻巧的踩着粗壮的树干跳下来,「这是八原的酒…应该是很珍贵的东西吧!我要还过去。」



及川觉得好笑,他看着这个小妖怪,感觉每当他小心翼翼的做事的时候,都显得很可爱。「你也是妖怪,为什么要问我妖怪长什么样子啊?」他看着影山从树上跳下来,本想伸手去接住他,但还是作罢,冻红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影山没有注意到及川的异样,开心的端详着手里的酒壶,笑得连眼角都弯弯的,「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就能再去找他玩了!」恰好一阵风吹过来,把影山白衣的兜帽吹下,额前的刘海也显得有些凌乱,湛蓝色的眼睛亮闪闪的。及川隐隐约约能够在盛得下游云的眼睛里察觉的一丝淡淡的寂寞。



「我叫影山飞雄。」影山歪着脑袋,冲及川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在及川诧异怎么会有妖怪告诉他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恍然发现对方只是下意思的想逃避自己之前的提问罢了。等他抬头,影山的踪影早已消失不见。



「不知道明天在这里还会不会遇见他呢?」



「会的哦。」



森林里起风了,吹散了满天的水雾,阳光如约而至。



然后一切散去,苍白到撕心裂肺。



及川揉着眼从睡梦里挣扎着坐起来,他看着边上熟睡的侄子,嘴角不经意的抹上一丝温暖的笑意,「还能梦到他…真是太好了。」



列车开始缓慢的减速,窗外的精致开始清晰起来。远处的群山,近处零星的村落,还未复苏的万物和高远的天穹。待列车停下来时,一只通体乌黑的大鸟从远处的枯树上极速俯冲下来,掠过及川眼前的时候,他发现大鸟的嘴里还衔着一朵白色的小花,在风里不住的颤动着。



「如果还能遇见的话,希望能再去森林里看看吧。」及川半合着眼睛,心里如是说。



「笨蛋及川我要吃便当,还要拍大头照!」



「你这小鬼!」及川猛地揉着侄子乱糟糟的头发,心里是淡淡的暖意。



tbc/下章是洁子小姐和西谷的场合…我先预告一下…大家要不想看我就直接走微博了…毕竟我已经写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望能和评论区的妹子们聊聊天❤


评论(11)
热度(11)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