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欢喜.

及影/鸡条/翔周/黑花
高三偶尔摸鱼

【黑花】岁月神偷(1)

阅读前须知。

鸭血粉丝馆老板瞎x高中生花。

ooc严重,傻白甜,卖萌画风。




一.




九门中学的食堂一直以粮食安心,大妈走心,让家长放心作为宗旨。好吃好喝一阵子后就开始觉得食堂好山好水少寂寞,流动摊好脏好乱好快活。有俩车轱辘的小瘪犊子隔三差五的跑出去吃点三无产品回回血,回来上晚自习,教室里一股地沟油味道,弄得值班老师都想躲在桌底下啃两串大腰子。


最近学校的值班严了,一排老师站在十字路口,刷刷微博,时不时再抬眼一瞟,吓退一帮小瘪犊子。班里的女生就开始想法设法的定外卖,几个人把校服兜在脸上,悄咪咪的溜到宿舍楼那里的铁门,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的对一番暗号,再悄咪咪的校服里赶回去。回去一个一个桌子的收跑腿费。


吴邪心里也痒痒,揪光了头发也没想到盒饭搁哪里。胖子凑过来,眼神游离的瞟瞟桌底下。吴邪当场就炸了,抱着英汉大字典往他身上砸过去。胖子肉厚,砸了几个回合吴邪发现这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便趴在桌上冲发小瞟了个求救的眼神。


解雨臣轻飘飘的来了句,胖子我帮你带,我搁那,你吃。


胖子跳起来骂道,你看你这护犊子护的!


等放学铃一响,三个人悄咪咪从学校的后门溜出去。看门的老大爷嫌他们几个吵,拧开保温杯的盖子喝了口水。


我之前咋不知道这里还有个鸭血粉丝馆呢?胖子摸摸干瘪瘪的肚子,糊了把脸,他捏着钱,昂首阔步的往前走,没走几步便掉头跑了回来,天真啊,你上次招惹的那帮小瘪犊子也在那里呢。


解雨臣从吴邪钱包里掏走一张十块钱,慢吞吞的塞回口袋里,走在吴邪的前面。吴邪没有来的就咽了口口水,挺直了腰杆子,有种北京四合院里的老大爷出来遛狗的样子。


大花,等等咋办?


解雨臣说的一脸诚恳,打不过就认怂呗,天大地大不如吃饭大啊。完了还眨巴眨巴眼睛。


剃了个大平头,脑门锃光瓦亮的小混混站起来,指着吴邪喊了声,大哥你看!那不是吴邪嘛!


我数一二三,你伦凳子知道不!


吴邪揪着解雨臣的校服,喊,大花我们还是跑吧!胖子不从,拎着吴邪的衣领就往前拽。


那小平头刚拿起凳子就咔嚓一声,一手握着一根凳子腿,一手握着瘸腿的凳子。他手忙脚乱的要把凳子给装起来,移门刺啦啦的被拉开,穿着深蓝色围裙的老板探出一个脑袋来,还驾着一副蛤蟆镜,叼着一根快烧到嘴边的烟,慢吞吞的走出来,问,这凳子咋回事啊。老板长得高,大概快一米九了,小平头畏畏缩缩的看着这个比他还混混的老板咽了口口水。


明天我给你赔。小混混算了算把他的裤衩给卖了一时半会也掏不出钱来。


明个你赔我张凳子就成。老板咧着嘴笑了,露出一口大白牙,昏黄的灯光下看着特像黑人牙膏的代言广告。解雨臣挑着眉角,在心里嘀咕道。一边的吴邪和胖子看着隔壁的罗家臭豆腐,头也不回的抛下解雨臣撒欢跑了。


那帮小孩儿是不是找你们的茬呢?老板看着生意冷清,就解雨臣一个长的特好看的小娃娃坐在那看菜单,便拎了张塑料凳子凑过去搭茬,你看看我生意都没得做了,不然看小伙子你长得那么俊,我铁定给你打折,哦不免单呢巴拉巴拉的。


解雨臣听着闹心,他伸手点了份鸭血粉丝,说,老鸭汤不加鸭血,要两份豆腐泡,不要香菜。


声音清亮,直直的打断了老板的滔滔不绝。


老板看着倒在门口的扫帚,想把他撵出去,我这卖的鸭血粉丝,你不加鸭血还要喝我的老鸭汤,这不是砸我的招牌嘛!等解雨臣把钱甩他脸上之后,他麻溜的沾了点唾沫点着钱,鞍前马后的伺候着小爷了。


你说小本经营多不容易,今天还折了生意。老板掰着隔壁买来的口味虾,一边抱怨,一边看着这小鬼呼噜呼噜的喝汤。


解雨臣怒了,砸了一块五在桌上说,再添个卤蛋。


老板掰着虾,没说行也没说不不行。


等解雨臣呼噜完汤抬头,他装了两只口味虾在塑料手套里,告诉解雨臣,我这没卤蛋。


解雨臣寻思着又添了五毛,眨眨眼睛,我一家三口呢,你再添一只。


老板点头,末了擦擦手,推了把眼镜,说,我叫黑瞎子。欢迎下次光临啊亲。


解雨臣回头一脸见了鬼了。



tbc/可能还有然后

评论(4)
热度(11)

© 空欢喜. | Powered by LOFTER